页面载入中...

海南两所医院搭建应急指挥系统 助力疫情防控

admin 未命名 2020-04-04 46 0

  “今年正好是我成为他学生的第30年。”一周前,杨澜接到赵忠祥家人的短信,说赵老师身体很不好。杨澜奔到医院时,赵忠祥已经进入深度昏睡状态。她拉着赵忠祥的手跟他说话,他好像在努力要睁开眼睛。 因为赵忠祥的宽厚善良,小辈们都称他为“赵大叔”。杨澜刚进台的时候,也叫赵忠祥为“赵大叔”,直到后来和赵忠祥一起主持节目,那时中国电视上还没有年龄差距近三十岁的搭档,杨澜说,“叫您大叔好像有点太调侃了,直呼其名又太不礼貌了,我就干脆叫您赵老师得了。”就这样,从《正大综艺》至今,杨澜一直称呼赵忠祥为“赵老师”。 “赵老师”并不只是一个尊称,杨澜形容她和赵忠祥的关系是“良师益友”。

  杨澜回忆自己刚做主持人的时候,年轻气盛,所以说话就跟爆豆子似的,说得特别快、特别多、特别满,生怕有一点点冷场。

  有一次赵忠祥的朋友拿来一幅写意的水墨山水画来跟他一起品鉴,赵忠祥就把杨澜拉过来,“杨澜,你看中国的山水画和油画不一样,就是得讲留白,有的时候甚至一幅画的3/4都是留白,这才能够给看画的人产生联想的空间,才有韵味有余地。所以你说话的时候也要注意听,要注意留白!” 赵忠祥也曾鼓励过让杨澜自己写作。最初两人还没有一起主持节目,只是在同一个办公室时,赵忠祥念了一篇杨澜写的稿子,他说,写得不错,“孺子可教也”。后来两人一起主持《正大综艺》的主持词大多是自己来写。“我记得1994年元旦,当时春天就要来了,我也即将离开中央电视台。那一集节目的开头,我们写了一段主持词表达对春天的呼唤,那是我们俩中午一边吃着盒饭一边写的。这也对我后来工作养成一种习惯,把人文的、美的文字融入主持词,这对我影响很大。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